《推理学院》征文比赛第二名:不会再离开你

  • A+
所属分类:游戏资讯

《推理学院》盛大举办的征文比赛虽然已经落下帷幕,但精彩的作品早已开始在玩家们的朋友圈中迅速升温!如果你也想尝一尝最新鲜的作品,那就赶快跟着小编一起来欣赏一下在此次大赛中获得第二名的作品:《不会再离开你》,作者:镜·亦!

《推理学院》征文比赛第二名:不会再离开你

一旁的炸弹漆黑无光,就像此时的天空一样。但那微小的液晶计时器,却在进行着5分钟的倒计时。它的主人正蜷缩在墙角,那如同白昼天空的双眼闭合,似乎已经和意识一起陷入了沉眠。

“这次的第一名又是柯泽呢,好厉害。”

“他好像一直都是第一名吧。”

“好像第二名也是,他还是柯泽的弟弟呢。”

“他叫什么?”

“我忘了。”

一旁的他扭转着手中的四阶魔方,低着头走过正在议论的学生们。

回到家,父母在为柯泽的又一次好成绩而高兴,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饭。但他却味如嚼蜡,只是吃了几口后就走回了房间。

“咚咚咚”

敲门声响起,柯泽走进来,端来一些饭菜放到他面前。

“可不能不吃东西哦。”

本来坐在地上的他却突然站了起来,打翻了饭菜。

“我就是你的影对吧?只能用来衬托出你的伟大?!”

「四分钟」

“你……”柯泽后退几步,看着面前的他。

他摔门而出,留柯泽一人在房间。

那年,他十三岁。

一年后

“柯泽,恭喜你从警校毕业了。”他抬起头,面如死灰。

柯泽揉了揉他的头“你也很棒,毕业后也会像哥哥一样当上警察的。”

他笑了,这一年中他第一次笑了。

“哈哈……”

他摇着头后退,一字一顿。

“不,可,能。我不可能,做你的影。”

“我要证明,我阿布,比你强!”

「两分钟」

他冒着大雨跑出了家门,不顾身后柯泽的呼唤。

他只想离开这里,他再也不要像个影子一样依附柯泽存在了。

雨打在他身上,宛如天空的泪。

他蜷缩在墙角,脸上不知道是泪还是雨。

第二天,当他醒来发现自己在杀手阵营的房间里时,当他决定戴上那顶紫色的BOOM头盔时,那个名为阿布的影子,再也不存在了。

「一分钟」

之后的时光,在研究炸弹与爆破中度过。

他本就是天才,还是个将心思一门放在毁灭上的疯子。

他发现自己已经爱上了这种爆破的感觉,看一座座的楼房被他毁灭,看那些人抱着被炸弹炸死的亲人尸体痛哭。

真是,太完美了。

「三十秒」

直到他碰上身穿防弹衣的柯泽时,他才知道。他的哥哥,为了阻止他的破坏,放弃了警察的职业,而是去做了一名拆弹专家。

柯泽看着他,他戏谑的笑了。

“弟弟,别再淘气了,哥哥来带你回家。”

“笑话,正好,我们一个设置炸弹,一个拆除炸弹。看看,最后的赢家是谁好了。”

「十秒」

他倦了。

他申请独自行动,走到这里。

那个炸弹,应该足以炸死他了。

五分钟的倒计时,让他在梦中再过一遍自己的一生。

游戏,结束了。

「三」

「二」

「一」

「00:00」

“佩佩兹小姐,他还好吗。”

“已经脱离生命危险了,但是……”

“什么?”

“他的头部被炸伤,已经失去了几乎所有的记忆了。别说你了,现在能不能记起来他自己是谁,都很难说。”

“……好的,我知道了。”

“别担心。”菲璐拍了拍柯泽的肩“佩佩兹不是已经说了阿布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吗,没事就好。”

“啊,谢谢关心。”柯泽勉强笑了笑,道。

“麻烦转告菲探长一声,我需要请一个月的假,我要留在这里照顾阿布。”

“嗯,我知道了。”

推开病房的门,白色的空间显的尤为刺眼。

而床上的人,才是真正让他觉得心痛的原因。

闭上的双眼似乎仍在沉眠,那顶头盔早已被炸毁。可能正是这个头盔的保护,才导致阿布的头部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而只是失忆。

坐在床边,看着安静的不像话的那人。他害怕,如果他一睡不醒,永远安静下去该怎么办。

“不要离开我……”他握住阿布的一只手,头侧在床上,睡着了。

说实话,这是阿布加入杀手阵营后,他睡得最安稳的一天。

“灰,你调查的怎么样了。”藤山出奇的没有撕玫瑰花瓣,而是在电脑上查找着灰两周前从警局传输来的资料。

“抱歉,教父大人,我还是没有找到关于阿布去向的任何信息。”仍然坐在轮椅上的灰似乎也在试图黑进监控系统去查看阿布一周前的去向。

“真是麻烦……”藤山把笔记本电脑一扣,道“你们,出任务的时候多留意一下,尤其是警局那群家伙。”

“是。”

医院

那床上的人仍在昏迷,但几天前佩佩兹就已经告诉柯泽他不会有生命危险了,只需要等待他醒来就好了。此时的他依然坐在阿布床边的椅子上,腿上放着的是一本通篇英文的书。即使是看书,他也没有忘记用一只手握住阿布的手。

“呃……”那只手动了动,床上的那人眉头微皱,似乎是要从那梦中的深渊苏醒。

“嗯?”感受到手中传来的触感,下一秒,他便看到了那双睁开的双眼。

疼,头痛欲裂。

阿布躺在床上,慢慢睁开了眼睛。双眼聚焦,看到的是雪白的天花板。

这里是……医院?

为什么会在这里?

嘶……头好疼。记忆仿佛都变成了碎裂的玻璃一样在脑海中乱飞,却抓不住任何一片。

我……是谁?

侧头,看到的是一个棕发蓝瞳的男子。他正握着自己的一只手,看到阿布醒来,似乎有些呆滞。

“阿布……你醒了。”他喃喃自语。

阿布……是谁?

他又是谁?为什么在这里?

我似乎……认得他。

“你……是谁。”阿布试探着问了一句。

柯泽的瞳孔收缩,有些痛苦的闭上双眼。

“我叫……柯泽。”

柯泽。

听到这个名字,本来已经平静下来的脑海竟又开始暴动。剧烈的疼痛撕扯着阿布,仿佛要吞噬一切。

“啊!!!!!”阿布撕喊着,挣脱了他的手。

“滚,快滚!我不想看见你!”

“好疼!我的头!!!!”

蜷缩着身体,似乎看见他匆忙走了出去。阿布似乎是被打了镇定剂一类的东西,再次沉沉的睡去。

醒来时,已经华灯初上。

又回到了病床上,旁边仍然是这个叫“柯泽”的男子。

“对不起,刚才那样骂你。”阿布看着他,心里莫名有些愧疚。

“没事。”他的眼神平静如水。“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回答完之后,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对于这个奇怪的要求,阿布皱了皱眉。

“我是谁。”

“你叫阿布,是我的弟弟。”

“你是我的哥哥?”

“对,我大你7岁,是你的亲哥哥。”

“我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因为你失忆了,我会陪在你身边的。”说完这句话,他摸了摸我的头

“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

“我……答应你。”我向他笑了笑。看得出来,他也很高兴。“我会一直陪着哥哥的。”

“嗯,拉钩。”

“好。”

“那就谢谢佩佩兹小姐了。”办理好出院手续后,柯泽牵着阿布的手走出了医院。

“哥哥,我们去哪?”阿布仰头看着柯泽,眼中满是好奇的神色。

“我们回家。”他笑了笑,牵着阿布的手走在落日的余晖下。

不知道为什么,这条路走起来会如此熟悉。

回到家,柯泽给阿布找了一套睡衣换上。

“这是我们的家?”

“是的。”柯泽笑了笑,道“这里之前只有我一个人居住,但是有两个房间,有一个是你的。”

“那,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他们不在?”阿布疑惑的看着走进厨房做饭的柯泽。

“他们……”柯泽本来在打鸡蛋的手顿了顿。

“他们……被一个很笨的人杀掉了。”他没说的是,那个人,就是阿布。

是他的亲弟弟,炸死了他们的父母。

“这样啊……”阿布懒懒的趴在桌子上。“那个人真是个混蛋。”

他脸上的笑容不减,看着他吃完了他做好的饭。

“好吃吗。”

“嗯。”

“喜欢的话,我天天给你做饭。”柯泽揉了揉他的头“去睡觉吧。”

衣锦繁华谋君心《全民丝路》华服谍照流出

锦衣迎凤来,华服谋君心。穿的足够漂亮,才有可能赢得帝王宠幸。后宫之中拼的不仅仅是心计谋略,更有颜值上的较量。

“嗯呐。”阿布乖巧的点了点头,走向自己的房间。

房间里的书籍怎么都是写关于如何制造炸弹的。阿布本想选一本书看看,如此看来只能作罢了。

梦中,是连续的爆炸声。

他梦见自己倒在地上。

随着警车的鸣笛声接近,他的意识也变得模糊起来。

陷入黑暗前,他看见了一个抱住自己的人影。

——是柯泽。

当天

“你别睡……”他的声音有些哽咽,他想不到,这次的目标,竟然就是阿布自己。

没有任何人受伤,但柯泽当时只觉得自己的心也被炸的支离破碎。

为什么……你要这么做。他木然的将他送进医院,如果阿布也离开了自己,那他,真的一无所有了。

望远镜中,是柯泽的家。

灰将耳机中的频道调好,道

“所有人注意,阿布现在就在柯泽的家。这次行动不能惊扰到目标,听见了吗。”

“收到。”

灰在三天前就已经黑进了周遭监控摄像系统,看到了阿布当天做了什么,同时也看见警察是怎么把受伤的阿布带走的。

又花了些时间去调查周遭的医院,并查到了阿布的出院记录。

于是灰便用监控找到了柯泽的家,推断阿布就在这里。

她调查医院的记录时查出了阿布的病情:失忆。

而且还通过监控看到了阿布被柯泽牵着手带回家,便知道阿布八成是被柯泽给诱拐(划掉)了。

娴熟的用金刚刀将窗户破开一个口子,身手矫健的莫可翻身进了阿布的卧室。

看着还在做梦的阿布,莫可此时真想骂人。

你倒是过得不错,我们这边都快炸了。

没好气的打晕阿布并带走,只留下了那扇被划出空洞的窗户。

次日。

“阿布,你睡醒了吗?”柯泽敲了敲阿布卧室的门,却久久得不到回应。

“阿布?”门把手拧动,看到的只有空荡荡的房间。

?!

面前,是一扇被破开的窗户。看着窗户上的那个洞,柯泽只感觉他的心似乎也被剜下了一个洞,空空如也。

捡起地上的字条,上面红色的字迹极为刺眼。

「柯泽先生,你的弟弟我们就带走了,勿念。顺带一提……」

「他不属于你。」

——莫可。

杀手组织

“放我出去!你们这群qs!”阿布拍打着被锁死的房间门。

“安静……把你带回来废话还那么多。”库洛真是要被阿布烦死了,一脸黑线。

“你先走吧,我有办法。”灰清冷的声音出现在耳机中。

“好吧。”

灰靠在门上,不用脑子想就知道阿布正在试图破开门。

“你先冷静一下。”

“不好意思,和你们这群qs没什么好冷静的,快点放我出去。”阿布的声音仿佛要掉下冰渣一般。

“你还真是被柯泽那个家伙给迷惑的彻彻底底啊……”

“闭嘴!不许这么说我哥!”

“好好好,我会让你看到你哥的,但是你要按照我说的做。”

“我凭什么相信你。”要不是这房间什么都没有,而且还是个软包房,阿布真想直接一头撞死。

“就凭……我们能瞬间要了你哥哥的命。”

门内,瞬间安静。

“你需要我怎么做。”

“…………”

夜晚

他蜷缩在墙角,不远处,是一个正在进行最后几秒倒计时的炸弹。

“这样……就能见到他吗。”

「3」

「2」

「1」

「00:00」

BOOM!

阿布站起来,看着那一处民居被炸毁,面无表情。

她说,如果炸弹声响起,柯泽一定会来的。

没错,你会来的。

会带我回去的吧?

当柯泽听到爆炸声时,差点被刚喝进去的水呛死。

“是他吗……?”柯泽迅速跑了出去。

极速奔跑中,脑海闪过无数的念头

不可能……为什么他又开始伤害别人了?

一定不是他!

不是!

直到他看到无助的阿布时,才明白

——真的是他。

“哥哥!哥哥你来了!”看到柯泽后,阿布顿时跑了过去。

他神色木然,摇了摇头,后退几步。

“为什么。”

“?”阿布疑惑的看着柯泽

“你为什么又要伤害无辜的人?!”柯泽怒吼着

“又……?”

“我知道,我伤害过你。我确实处处比你强,让你伤心。你去做爆破狂徒来证明你比我强,我去做拆弹专家来弥补你的过错。我一直在等你回心转意。但是……你为什么要用这种方法来报复我……?!”

听到这话,阿布不可置信的愣住了。

“他们说的……是真的。我原来……真的是爆破狂徒啊。”他嘲讽的笑了。

“也好,你就当我,是在进行又一次的任务吧?柯泽。”

「准备射击。」

「收到。」

彭!

子弹破空而出,射穿了柯泽的心脏。

“咳咳……”他捂住胸口,看到了一直在不远处楼顶埋伏的库洛。

“阿,阿布。”他看着向自己跑过来的身影。

“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他倒下,鲜血染红地面。

“哥!!!”那一刻,他全部回想起来了。

他似乎一直在证明他比他强,此时,愿望成真了。但他,却再没有一点高兴的情绪。

警车的鸣笛声越来越近,他被躲在附近的明羽打晕,留下爆炸后的火焰,残骸与他哥哥的尸体。

“教父大人,很抱歉耽误你们这一周多的时间找我,阿布给你们添麻烦了。”报道时,阿布依然戴着一顶紫色的头盔,脸色有些苍白。

“没什么,你想起来就好。这次,你不是任何人的依附了。今天晚上,你就和莫可去做任务吧。”藤山血红的眼瞳微眯,虽然他不喜欢阿布现在的样子。但他得承认,这也是唯一的方法。

“……嗯。”

“莫可哥哥,那我就去设置炸弹了。”向莫可打了个招呼后,他走向了一处阴暗的小巷。他知道,这里没有任何监控设备。

一旁的炸弹漆黑无光,就像此时的天空一样。但那微小的液晶计时器,却在进行着5分钟的倒计时。它的主人正蜷缩在墙角,那如同白昼天空的双眼闭合,似乎已经和意识一起陷入了沉眠。

…………

“对不起,刚才那样骂你。”我看着他,心里莫名有些愧疚。

“没事。”他的眼神平静如水。“我可以回答你三个问题,回答完之后,你要答应我一件事。”

对于这个奇怪的要求,我皱了皱眉。

“我是谁。”

“你叫阿布,是我的弟弟。”

“你是我的哥哥?”

“对,我大你7岁,是你的亲哥哥。”

“我为什么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因为你失忆了,我会陪在你身边的。”说完这句话,他摸了摸我的头

“答应我,不要再离开我。”

“我……答应你。”我向他笑了笑。看得出来,他也很高兴。“我会一直陪着哥哥的。”

“嗯,拉钩。”

“好。”

「两分钟」

“这是我们的家?”

“是的。”柯泽笑了笑,道“这里之前只有我一个人居住,但是有两个房间,有一个是你的。”

“那,爸爸妈妈呢?为什么他们不在?”我疑惑的看着走进厨房做饭的柯泽。

“他们……”柯泽本来在打鸡蛋的手顿了顿。

“他们……被一个很笨的人杀掉了。”

「十秒」

彭!

子弹破空而出,射穿了柯泽的心脏。

“咳咳……”他捂住胸口,看到了一直在不远处楼顶埋伏的库洛。

“阿,阿布。”他看着向自己跑过来的身影

“答应我……不要离开我。”

他倒下,鲜血染红地面。

“我答应你……不再离开你……”阿布将头埋在膝盖中,喃喃自语。

「3」

「2」

「1」

「00:00」

《推理学院》是一款寓教于乐的休闲游戏,能帮助你提高观察能力、逻辑思维能力、想象力、判断力、表述能力、心理素质和表演能力;同时也可以培养您的团队精神、活跃团体气氛、增进团队成员的感情交流、提高凝聚力。是目前线上最大的杀人游戏,丰富的角色设定和多样游戏版本,带给玩家最完善的杀人游戏体验。